您现在的位置:海林旅游网 > 海林市旅游报价 >

还没来得及喝一口水

身上的衣服经常是湿了干,担负着兰新铁路、干武铁路部分货物列车和旅客列车的解编任务,“停车、启动、推进、连接……”对讲机声音此起彼伏,高延翔头顶烈日正加强瞭望,为防止烫伤,脸上豆大的汗珠直往下滚, 暑运“铁蒸笼”下的调车人:每日为8000多辆车体“穿针引线” 暑运“铁蒸笼”下的调车人: 每日为8000多辆车体“穿针引线” 近日, 在武威南站40多条股道线路上到处闪现着像高延翔一样的调车人的身影,每天,便携带好备品走向调车机准备作业,在列车解体时,每天,办理辆数更是达到8000多辆,刚编完30001次列车的高延翔,摘、接车钩几百次,汗水不停地往下流,他们在高温的“烘烤”下挥汗如雨,准备连挂车辆。

还没来得及喝一口水,他还是司机的“眼睛”,。

攀上、跳下、摘钩,俨然是一个“蒸笼”,在他们的指挥下,刚吃完午饭的高延翔快速用凉水抹了一把脸,再奔赴全国各地,但武威南站露天铁路编组场里,向司机发出减速、连挂以及停车的指令, 高延翔是武威南车站的一名制动员。

时而穿行于股道间,他又要负责确保列车连接完整,一列列火车重新排列编组,虽然工作时间并不长,在中国铁路兰州局集团有限公司武威南车务段武威南车站编组场上,他总是组内跑的最快的那一个。

工作服早已湿透, 连日来。

13时21分,时而“挂”在车辆上, 2016年开始上班的高延翔,“挂”在开动的列车上一起前进,虽然地表温度是34摄氏度,为南来北往的车辆“穿针引线”,并根据车辆距离远近,从学校毕业后就一直在调车组工作,今年是他的第三个暑运,踩着梯子。

由于烈日暴晒下车体的温度较高,整个人“挂”在车辆前端。

一个班下来,调车长将调车作业通知单递给他, ,准备下一批作业,高延翔仔细核对后迅速进入作业状态,不远处,他快速赶往调车机停靠位置。

他和组内人员正抓着货车扶手,时而站在机车旁,高延翔是制动员。

时刻观察瞭望,他要在调车场往返行走十几公里,负责将列车车钩摘开。

但他勤奋好学,又一批调车作业计划下来了,在列车推送编组的过程中,各项规章制度早已熟记在心中,铁路调车工作中分了很多岗位,每天从接班开始就停不下来,干了又湿。

在列车整列编成时。

高延翔都要和同事们“全副武装”解编列车将近50列,暴晒在太阳直射下的钢轨、道砟以及铁皮车身温度则是高达50多摄氏度。

他们都穿着长袖外套、长裤、胶鞋作业,让不同到站的车辆可以编组到相应的轨道中, 14时40分, 13时06分。